现代文学

当前位置:365bet平台注册 > 现代文学 > 本人写自身说我行动,民族军事学

本人写自身说我行动,民族军事学

来源:http://www.jingchengtechan.com 作者:365bet平台注册 时间:2020-02-04 21:07

图为壮族作家蒙飞 钟欣 摄

12月2日,由鲁迅文学院和《民族文学》杂志社联合举办的壮文作家翻译家培训班开班仪式在北京举行。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阎晶明出席开班仪式并致辞。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副主任鲍坚,《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国家民委政策法规司原司长毛公宁,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纪委书记、副局长李旭练,《民族文学》副主编哈闻等参加开班仪式。开班仪式由《民族文学》副主编陈亚军主持。

图片 1

中新网南宁12月23日电 (记者 林浩)“使用母语进行文学创作,是我写我说我行动,不存在语言和思维转换障碍。希望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带动一批壮族文学文艺人才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扩大壮族文艺影响力,促进民族文化繁荣。”壮族作家蒙飞23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阎晶明在致辞中表示,壮族是我国五十六个民族大家庭中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创造了历史悠久的灿烂文化和多彩艺术,当代壮族文学创作风格独特,是我国社会主义文学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作协多年来高度重视并大力支持包括壮族在内的少数民族文学事业,鲁迅文学院、《民族文学》、《文艺报》等中国作家协会的各个机构,为推动少数民族文学事业繁荣发展,推出了一系列具体的扶持工程和激励措施。不仅支持少数民族作家用汉语创作,同时还支持作家们用母语创作,积极扶持“汉译民”、“民译汉”的互译工程,为保护多民族文化、弘扬多姿多彩的中华文学、促进民族团结民族融合、凝聚人心起到了积极作用。他希望学员们能够珍惜短暂的学习时间,积极交流,取得更多收获,为繁荣发展我国壮族文学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

开班仪式现场 谢建礼 摄

作为首部原创壮文长篇小说的作者,蒙飞正处在创作高峰期,继《节日》《山重水复》之后,他的第三部壮文长篇小说《风吹过街》近日由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该部小说通过描写当代壮族地区一个县城的社会生活,展现壮族人民在大时代中的蜕变和进步。

鲍坚谈到,少数民族作家文学创作的三个基本层面是以少数民族作家身份写作、用少数民族语言写作、以少数民族生活为题材进行创作,但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少数民族作家看世界的独特眼光、理解世界的思维特点、叙述事物的语言风格,唯有体现出独特性,才能更好地展现出少数民族文学的魅力。鲍坚认为,把握时代脉络是一个作家的必修课,文学作品不与时代共鸣就能难成杰作,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不是任务和口号,而是文学创作的基本规律。希望作家翻译家们继续深入学习十九大精神、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的重要论述,创造无愧于时代的文艺作品。

图片 2

蒙飞认为,县是中国最重要最不得忽视的政治治理组织。描写好一个县域,能反映中国底层生态,读懂一个县城,可更好地了解中国。

石一宁介绍说,作为全国唯一国家级少数民族文学刊物,《民族文学》肩负着培养少数民族作家翻译家,发展繁荣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促进民族团结进步的重任。《民族文学》现有汉、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六种少数民族文字版,在大力服务于我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求真务实、力求精品,推动我国多民族文学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了进一步提高创作和翻译质量,《民族文学》每年都举办各文版的培训班。今年又与鲁迅文学院合作,特别举办了彝文、壮文作家翻译家培训班。石一宁表示,此次培训班的举办,是鲁迅文学院和《民族文学》杂志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具体举措,是用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指导工作的具体实践,将对壮文文学的繁荣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学员认真聆听 杜佳 摄

图为蒙飞创作的壮文作品 钟欣 摄

李旭练谈到, 壮族文学历史悠久、成绩斐然,出现过《越人歌》《布洛陀经诗》等优秀作品。自壮文创制以来的60多年里,用壮文创作的文学作品在质量和数量上都取得了很多成就。但是,壮文原创和翻译人才依然短缺,依然需要党和国家的大力扶持。因此,壮文作家翻译家培训班的举办,标志着壮族文学的翻译、创作迈出了新的步伐,是能够载入壮族文学史册的一件喜事。

11月19日,“2019《民族文学》壮文作家翻译家培训班”开班仪式在京举行。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国家民委政策法规司原司长毛公宁,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教授梁庭望,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纪委书记、副局长李旭练,《民族文学》副主编哈闻等出席开班仪式。仪式由《民族文学》副主编陈亚军主持。

从小在壮汉杂居的南宁市马山县周鹿镇长大,蒙飞深受多语种文化熏陶。他自愿报考中文系,兼学壮语文,学习壮文写作和翻译。在校期间,满怀创作热情的他,不懈投稿,作品经常被各类报刊采用。

开班仪式上,广西壮文学校高级教师滕明新和广西《三月三》杂志社壮文编辑部副主任韦运益代表学员发言。

吉狄马加对培训班的举办表示热烈祝贺,他说,本次培训班的举办恰逢其时,意义重大,应当认真学习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和民族工作的重要论述为指引,把思想政治学习作为最主要内容贯穿始终。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并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离不开包括壮族人民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努力。党和国家历来重视民族工作,不遗余力支持少数民族地区发展。中国作协响应党和国家号召,非常重视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化的发掘和保护,注重对少数民族作家的发现、扶持和培养,竭尽所能为母语写作提供更加广阔的展示和发展平台。

30年来,蒙飞一直从事新闻采访编辑工作,业余坚持文学创作。2007年,他与黄新荣共同创作的长篇小说《节日》问世,成为壮族历史上第一部长篇小说,并于2008年获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据悉,此次培训班为期5天,共有来自广西、云南等地的40名壮文作家、翻译家参加。培训班针对壮文创作与翻译的需要,设计和安排了相关课程,毛公宁、石一宁、关仕京、覃祥周等6位专家将为学员授课。此外,还将安排丰富的壮文创作翻译座谈会、研讨会和文学实践等活动。

吉狄马加谈到,体现民族凝聚力的重要考量是其独特的文化、语言、文学,一个民族的思想性格和心理素质蕴含其中,无可替代。在当前重要的历史节点和发展机遇面前,少数民族作家应当处理好“共性”和“个性”的关系,一方面充分认识和树立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一员的自豪感,另一方面又要通过文学创作保护好本民族的文化,传承好本民族的历史。“共性”和“个性”两者缺一不可,各民族之间是“多元共体”的关系。正是因为中华民族这样一个“大共同体”是由各少数民族共同铸成的,我们的文化才能如此多元和灿烂地屹立于世界之林。

随后,壮文版的《山重水复》《风吹过街》,汉文版的《那里的生活》《组委会》《温润的微笑》《边陲画廊》《旧梦新月》相继问世,亦荣获多项奖励。

图片 3

吉狄马加鼓励学员们通过培训交流思想,探讨问题,切实提升创作水平,在时代的巨变中,书写感人的故事、动人的人物,用文学的力量鼓舞人民,拥抱时代,回馈脚下的热土。

“壮族作家用壮语壮文写作,能完全写出壮族文化独有的魅力,这是一件过瘾的事情。”蒙飞说,壮族有2000多万人口,应有自己的民族文学好和民族文化,应在世界文明史上有的一席之地。作为壮族作家,用母语写作是情结,发出民族声音,积淀民族文化,展现民族风采,是义务责任,也是自信。

与会人员合影

石一宁在致辞中谈到,《民族文学》杂志肩负着培养少数民族作家翻译家,发展繁荣少数民族文学,促进民族团结进步的重任。为了不断提高创作和翻译质量,推出更多文学原创和翻译精品力作,近年来,杂志社坚持举办了一系列改稿班、培训班。这次培训班就是继去年之后,第二次举办壮文作家翻译家培训。2018年首次由国家级的文学平台组织壮文文学创作翻译培训,因此对壮文文学创作和翻译起到了极大的鼓舞和振奋作用;也起到了凝聚队伍、发现人才的作用。今年参加培训的学员中就有不少来自去年培训中发现的人才。可以说,培训正在形成长效机制,培训成效正逐渐显现,影响正逐步扩大和深入。

蒙飞的壮文创作旅程并非一帆风顺。他坦言,壮文词汇量不够汉语的丰富,表达方式较为简单直接,文字的丰富性、色彩度也不很足够。同时,因离开家乡多年,长年生活工作在南宁,对壮族乡镇、县城的生活有些陌生了。

石一宁介绍说,壮族人口约1800万,是我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壮文使用人数众多。壮族汉文文学创作具有悠久的历史,涌现了许多在文坛有相当影响的作家和诗人;壮文文学创作也一直在坚守和前行。现在《民族文学》汉文版版权页,同时标注蒙、藏、维、哈、朝、彝、壮七种少数民族文字刊名,意味着少数民族文学的繁荣和发展离不开包括壮族在内的各少数民族的共同努力。回顾新中国走过的70年辉煌历程,感受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平等、团结、互助与和谐,衷心期待壮文作家翻译家们充分意识到所承担的历史责任和使命,以自己的创作和翻译,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

为解决这些困难和问题,蒙飞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无数次地奔走于语言研究机构、故乡、图书馆、方志馆之间。他最钟爱的还是回到家乡小镇周鹿,住上一段时间,与父母兄弟话家常,倾听他们的喜怒哀乐和想法。

李旭练介绍了壮族语言文学发展的现状。他表示,新中国成立以来,壮族语言文学发展一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另一方面也应当注意到,壮族人民和壮语使用者阅读母语作品和壮文文学原创作品的迫切需求仍然没有得到充分满足。他说,参加培训的都是壮文创作队伍的主力军,衷心希望大家更加关注日新月异的社会生活,努力推出无愧于时代的母语原创精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要。

“生活的精彩程度比小说的现象编造更为曲折精彩,作家永远要当生活的学生,到生活中去,才能积累素材,创作出接地气的作品。”蒙飞说。他常把家人的想法写到书里,家人也愿意跟他讲述更多的乡间故事。

梁庭望高度评价举办壮文作家翻译家培训班的重要性。他提出以“民族文化底蕴、时代性特征和艺术水准”三维标准来衡量少数民族文学,进而鼓励培训班学员加强对本民族文化的学习,善于从日常生活中发掘到其中隐藏的独特的民族文化内涵,深入了解本民族人民的思想和思维方式,为人民创作,以期使创作水平实现质的突破。

南宁师范大学周飞伶副教授这样评价蒙飞的小说:以颇具个性的方式叙事,自然流畅,不时闪烁着游戏精神和方言魅力,让读者感受到汉文文学作品所无法体验到的清响、灵动与从容。

开班仪式上,来自广西民族师范学院的陆宗武和广西百色市右江区民族局的陆如刚结合自身实践代表学员发言,表示一定珍惜这次培训机会,争取学有所成,学有所获,今后将宝贵的学习心得学以致用。

壮族是中国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的民族,1957年国务院第63次会议通过《壮文方案》,并同意在壮族地区推行使用,成为迄今为止由国务院批准的唯一一种新创民族文字。

图片 4

为促进壮文和壮汉双语的和谐发展,近年来,广西探索壮文进校、壮汉双语教育教学的实践发展,建立从学前教育、中小学各学段以及高等教育的壮汉双语教育体系,壮汉双语教育发展势头良好。

开班仪式合影 杜佳 摄

蒙飞表示,壮族文学经历了萌芽发展壮大的曲折过程,涌现出《刘三姐》《百鸟衣》《美丽的南方》等经典文学作品,在中国文学史上拥有一席之地。壮文文学作品读者群日益扩大,壮族作家数量也不断增加,这令他很欣慰。

据悉,参加此次培训班的20多位学员中,既有余执、韦愿娜、吴玉富、钟希增等从事壮文创作与翻译30余年的中坚力量,也吸纳了新世纪以来开始壮文创作的陆宗武、陆如刚等“70后”“80后”文学新人,及赵锋、唐龙、农忠恳等“80后”“ 90后”翻译新人,人员构成代表了当前壮文创作与翻译的整体水平。培训班期间,毛公宁、徐可、李旭练、滕明新等专家将为学员授课,黄宾堂、陈涛、覃祥周、石朝雄、蒙飞等作家学者将与学员展开文学创作交流座谈。此外,与会作家翻译家还将奔赴河北冉庄地道战纪念馆参观学习。(文/中国作家网记者 杜佳)

“我希望用深厚的民族情怀和对时代的洞察进行写作,构建精神家园,用壮家儿女的沉静之眼关注世界,思考如何以民族所特有的文化质感,来丰富人类精神世界,筑造诗意栖居地。”蒙飞说。

蒙飞告诉记者,在准备长篇小说创作之初便有一个计划,要写成四部曲:壮族农村、壮族乡镇、壮族地级城市和首府南宁,如今前三部曲已经出版,最后这部写南宁的长篇小说,关注在南宁打拼奋斗的壮族群体,讲述他们的进退得失。

“我有信心、耐心和决心,这第四部写得比前面三部的好。”蒙飞说。

在保护传承传统文化的同时,蒙飞还借助壮文与东南亚语言同源优势,加强对外交流,让“老树发新枝”。他的长篇小说正被翻译成越南文和泰文。(完)

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本人写自身说我行动,民族军事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