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当前位置:365bet平台注册 > 现代文学 > 向农村改革的伟大先锋致敬,伟大的历程

向农村改革的伟大先锋致敬,伟大的历程

来源:http://www.jingchengtechan.com 作者:365bet平台注册 时间:2020-02-04 21:07

经过两年多的不懈努力,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吴象新书《伟大的历程——中国农村改革起步实录》终于面世了。为进一步加强有关农村改革史的深入研究与交流,12月19日,吴象新书首发座谈会在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隆重举行。其间,部委领导、专家学者、农村改革亲历者、出版社领导等27位嘉宾出席了此次新书座谈会。

图片 1

本文刊发于2009年10月1日人民日报

吴象是安徽休宁人,长期在万里副总理身边工作,是协助万里在安徽推动改革的著名农村经济学家和“三农”问题资深专家之一,为中国的农村改革做出过较大贡献。

一位老人离世而去,但他的名字永远和中国农业、农村和农民紧紧联系在一起。对他最好的解读,莫如出自百姓心田的那一句话:“要吃米,找万里。”

《水浒传》曾使山东东平州名扬天下,梁山泊即是现在的东平湖,而东平湖就是著名改革元老万里的诞生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首先在中国农村大地掀起了波澜壮阔的改革大潮。以家庭承包经营制为起点的农村改革揭开序幕,从此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历程。那么,这项影响几亿中国人生活的制度变迁,堪称具有世界意义的大变革,是怎样由最初的民间要求上升为党和政府的法定政策?人们为争取昔日称之为“包产到户”、今天叫做“联产承包制”的农业经营形式,曾经付出了怎样的代价,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在《伟大的历程》一书中,吴象以史为脉络,回顾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第一步——农村改革起步的艰难曲折的进程,以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变革为主体,记述了诸多经典场面与历史事件,例如在书中论述了“安徽何以成为农村改革的突破口”,详细讲述了“两封寄给毛泽东的信”,信中言辞恳切,又有理有据,论证了“责任田”在农业生产中的重要地位,“小岗成为大包干到户的起点,确实不是偶然的”;叙述了万里在推进包产到户过程中的舆论压力,万里说:“农民饿肚子,是找你们县委,还是找《人民日报》,《人民日报》能管你们吃饭吗?”给安徽省各地农村吃了一颗定心丸;细致刻画了“阳关道与独木桥的大争论”,80年代“包产到户由暗而明,由少而多,引起了全国性的大争论,也得到了全国性的大发展”。吴象在本书中真切反映了农民对于农业规律的谙熟,对于“承包”的执着与韧性,既追溯了往昔的困局、突破、发展,又提出了90年代及至新世纪以后的新问题、新矛盾、新曲折。

我们不会忘记,在邓小平、陈云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坚定支持下,上世纪80年代初,他将农民群众创造的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在安徽全省推开,并进而规范为双层经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随着这一探索创新在中央肯定下,得以在全国推广开来,农村改革大业由此展开,中国改革巨轮由此启航。

熟悉万里的老同志都这样说,万里这个人思维敏锐、观念开放、敢想敢干,他的改革意识,在党内是有目共睹的。

对于《伟大的历程》其深刻性、权威性、重要性,三位资深农村问题研究专家已在序言与跋中做出了全面论述。如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陈锡文说:“我觉得此书有几个很鲜明的特点。第一,紧扣时代脉搏,把农村改革之所以能够率先突破,放在“中国向何处去”的大背景下来审视;第二,以农民为主体,以翔实的史料和鲜活的实例来说明,农村发生的改革是亿万农民期盼已久的夙愿;第三,揭示了党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恢复实事求是思想路线、提出正确处理与农民关系的准则,对促进农村改革所起到的关键作用;第四,深入分析了中国农村改革的自身逻辑和必然规律,阐明了农村改革不断深化和拓展的必然性。”

万里,这位中国农村改革的闯将,当他2015年7月15日永远离去的时候,留下的不仅是人们对他丰功伟绩的绵绵追思,更有对他推动农村改革的无尚崇敬。他心系百姓勇于改革的伟大精神,必将激励后人为深化农村改革、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昂扬奋进。

作为邓小平的四大金刚之一,万里当之无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原主任赵树凯也在序言中对曾经指导过自己工作的老领导作出了高度评价:“本书堪称吴象代表作。与作者其他著作不同,本书并非文集,而是专门著述,从内容到形式都具系统性和结构化。作者集长期工作经历,以深厚专业积累和周密整体构思,致力勾勒改革历程,实属厚积薄发。……作者以其深厚阅历和广阔视野,叙事和议论有空前的深度广度,众多同类著作不可望其项背。”

推进改革造福农民需要胆识

暮年的万里,虽然已无当年战场上的英姿,但却喜欢打网球和桥牌。和万里接触较多的老同志说,现在仍能偶尔看到网球场上万里老人的身影,但万里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在网球场上疾步如飞了,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在场边看别人打。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研究员崔传义则从专业性、理论性的角度作出精准的评价:“吴象和他关于农村改革的书籍和文章受重视,与两个特点有关。一是走在时代前列,经受多种考验,阅历深厚。二是农村改革中他的活动上到中央决策层,下到民间,左右有新老政策、理论研究高参、专家,一身多任,领域宽广。所以,他的著作,自然就具有一定的广度和深度。”

邓小平同志曾经这样说:“中国改革从农村开始,农村改革从安徽开始,万里同志是立功的。”

78岁的《农民日报》前总编辑张广友透露,万里90岁生日时,对自己的健康很自信,曾跟他说过,我非常高兴,我不会死于癌症。

放眼当今,中国农业、农村、农民的现状表明,农村改革依然任重而道远,因而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使乡村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

万里同志是中国农村改革当之无愧的先锋,他领导的安徽农村改革,是对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农村经济体制的一次重大突破,是对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一次艰辛和成功的探索。

邓小平得力干将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相信作为改革亲历者的吴象,他的所见、所思对于如今的农村改革、“三农”发展也大有裨益。因此,《伟大的历程》在相关农村改革史的众多著述中,具有更重要的史料价值,对于希望了解和研究中国农村改革史的读者而言,将是一部值得珍藏的著作。

他带头打破“左”的禁锢,率先在安徽省探索农村改革之路,坚定、勇敢地支持农民的改革之举,实行包产到组、包产到户,让农民重新获得生产自主权,粮食显着增产,很快吃饱了肚子。

对于做官来说,万里的官场生涯可谓是步步高升、平步青云。

改革,既要排除来自陈旧思维、固化观念的围堵,又要找到真正破解问题、拔除沉疴的实招良药。彼时的中国农村,更需如此。1977年6月,文革中被两度打倒的万里,在邓小平直接举荐下,赴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那一年的安徽,全省农村28万多个生产队,只有10%的生产队能维持温饱,67%的生产队年人均收入低于60元,40元以下的占25%。

1936年万里加入中共后,便长期追随邓小平,成为邓的得力干将,并和邓小平等人一起,共同开创了1980年代以来中国改革的崭新局面。

“我这个省委书记怎么当啊。”万里看在眼里,焦灼心中。因此,当安徽有些地方的农民冒着风险,暗地搞起了包产到组、包产到户,事情被汇报到省委时,立即得到了万里的明确支持。

虽然解放后官越做越大,但他一生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个贫民的儿子。

为了找到让农民能吃上饱饭的正确道路,刚一上任省委书记的万里多次轻车简从,经常不打招呼、不听书面汇报,直接深入基层调查研究。3个月后形成的调研结果是出台“省委六条”,核心内容就是强调“以生产为中心,尊重生产队的自主权,允许生产队下分作业组,以组包产、联产定量计算劳动报酬,简称联产计酬”。

时任原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安徽省委副秘书长,协助万里在安徽推动改革的吴象这样回忆,万里主政安徽时就几次说过:我们是靠农村起家的,农民是我们的父母,(不能)进了城就忘了娘了!吴象说,万里和别的干部不一样,他从来没忘记这一点。青年时代,万里就以读书为掩护,组织学生运动,反抗日本侵略者,很快就显露才华,20岁出头就当上地委书记,位列冀鲁豫三大才子。

小岗村农民自发实行大包干的事披露出来后,来自各个方面的批评、指责铺天盖地,作为省委书记的万里压力空前巨大。但是面对压力,万里显示了他坚持改革、为民请命的共产党人情怀,甚至做好了再次被打倒的准备。他对夫人说:“乌纱帽不要了。”小岗村的农民永远忘不掉的是,关键时刻万里踏着残雪来到小岗村,出现在乡亲们面前,给他们鼓劲打气。兴高采烈之余有农民不无担忧地告诉万里:“有人打官司要告我们。”万里回答:“这个官司我包打了。”

1949年,万里随刘邓大军南下,迅速有效地给刘邓大军组织筹备了大量军需,得到了邓小平的赏识。因之,万里一生都将邓小平当作亲密战友。解放后,万里随邓小平一起到重庆西南局工作。 万伯翱回忆说,父亲跟邓小平一起工作使他获益匪浅,学到很多东西:果断、坚定、看事物的尖锐、处理事务的水平,一生教益无穷。

一路艰辛走来的农村改革,需要改革者过人的胆识。对于万里同志来说,这种胆识来自于他对农业农村农民实际的深刻洞察,对民生民瘼民愿的深切感受,对造福农民、执政为民的深厚情感。

文革时,万里和很多老干部一样都被打倒。

为民请命的作为需要担当

文革后期,邓小平复出,开始主持中央工作,万里受命于危难之际,出任铁道部部长。他的改革思想,就是在这个时期确立的。据铁路系统老职工回忆,安全正点、四通八达、多装快跑等当时万里制定的改革方针现在仍未过时,为以后农业改革奠定了基础。民间有安全正点万里行之说,既指火车万里行,也指万里这个人行。

改革需要勇气,需要担当。推进中国农村改革,更需要为民请命的担当精神。

当时官场即有四大金刚之说,其中就包括铁道部的万里。当时老百姓说,邓小平的四大金刚可真能干,四人帮批判邓小平时也说四大金刚。本来是贬义词,但到了老百姓那里,这就成了一种褒扬了。

1980年,调任国家农委主任的万里同志,全面主持农村改革,带着在安徽工作同样的作风,他首先组织农口各部门大批干部赴各省农村调查,倾听农民意见。调查结果表明:绝大多数农民和基层干部赞成包产到户,已实行包产到户的地方无不增产明显。

农村改革发轫

答案已然得出,信心更加坚定。

万里的名字与中国的改革密切相关。

1981年12月召开的改革开放后第一次全国农村工作会议上,万里作为主管农业的副总理主持会议。会议的决议作为中央1982年的开年文件,即中共中央1号文件,首次以中央文件的形式肯定了联产计酬、包产到户、包干到户“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是社会主义农业经济的组成部分”。

而中国的改革,则与安徽有关。

正是由于从地方到中央自下而上定型成型,又经过自上而下出台政策部署举措强力推动,到1982年初,农村土地家庭承包制度终于取得政治上的决定性胜利。

而安徽为什么走在改革前列?主要是因安徽的落后和特殊而产生的。

这个文件肯定了包产到户的社会主义性质,称之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一种新型的统分结合、双层经营的农业生产经营体制。文件下达后反响很大,农民特别高兴,说是吃了“定心丸”。尤其令人难忘的是,自1982年至1986年,中央连续五年发布的1号文件主题都专门聚焦三农,对农村改革起了独特的指导、推动作用,并由此奠定自2004年至今2015年12个中央一号文件连续锁定三农的发布传统。广大农民更是念念不忘。

四人帮粉碎后,中国各地都掀起了对四人帮及其余党的清查运动。而在安徽,当时的省委负责人却以安徽特殊论为由,始终对此没有动作,冤假错案得不到平反,干部群众怨声载道。1977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连续4次开会,讨论安徽的问题。

实践证明,步步留印的中国农村改革,带来的是农村生产力的豁然解放,激发的是农民群众生产经营热情的空前释放。在上世纪80年代5个一号文件颁布实施过程中,1984年我国粮食产量就达到8000亿斤,人均800斤,接近世界人均水平。国务院向世界粮农组织宣布,中国已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

迫于形势,中央不得不撤换干部,以此强力推进安徽问题的解决。于是,万里走马上任。

1992年10月,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万里同志,主持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宪法,将当时宪法中关于人民公社的提法删去,改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作为农村的基本经营管理体制长期不变。

到安徽的第一个月,万里就大刀阔斧地解决了四人帮遗留的组织问题,再次验证了邓小平的眼光。

突破框框,不唯本本,只认实际,星星之火般的大包干,之所以能够燃遍全国,靠的正是农村改革播火者始终心系农民、为民请命的勇敢担当。

万里喜欢调研和行走,主政安徽之后的第一个月,即行走达万里。他的名字就是他本人行动的体现。

悯农知农的根基在民本情怀

安徽是一个农业大省。万里坦承自己不了解农业,于是,他带着司机、秘书,和一两个记者朋友搞调查。当时有媒体形容万里,从皖南、皖东到皖北,这一走陆续就是三四个月,从夏日炎炎走到了白雪纷纷。

“我们是靠农村起家的,农民是我们的父母,不能进了城就忘了娘了。”这句话,是万里多次动情吐露的肺腑心声。

直到现在,安徽民间都还盛传一个故事:万里到了安徽后,对安徽的穷大吃一惊。他去山区看望农民,可老百姓不出来见他,因为没裤子穿,家里孩子藏在地锅里头取暖,春节农民吃不了饺子。万里说,当年杨白劳还借二斤白面,到集上扯二尺红头绳过个年呢,他马上命令农业部门开仓,给每户农民5斤面过年。

对农民爱得深切,对农村爱得深沉,是万里在漫长的革命生涯中一贯坚守的品质。如果没有这种沉甸甸的情感,就不会有他当年不顾家人劝阻,坚决把18岁的长子送到农村锻炼,而且明令“如果半途跑回,不许踏进家门”。看似无情却有情,他是这样和儿子深情话别的:“我来自工农,你又回到工农。我从此就有了一个农民的儿子,这样我与农民的关系就更密切了。”

万里越看越听越问心情越沉重,越认定非另找出路不可。 后来,作为万里农村改革重要助手的吴象说:正是安徽农村极度贫困的现状,让万里选择了一条铤而走险的路。

永远把自己当作农民的儿子,要让农民过上好日子,这是万里这位中国农村改革先锋为什么能够以非凡的政治胆识,大力支持、推广肥西县“包产到户”和凤阳县“包干到户”的做法,积极推动安徽全省农业管理体制变革,为开辟中国农村改革之路,作出重要贡献的力量源泉。也正是因为如此,他领导的安徽农村改革,才能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农村经济体制的一次重大突破,才能成为对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一次艰辛和成功的探索。

被万里借调来协助自己工作的原农民日报总编辑张广友回忆说,万里调研,从来都是轻车简从,到哪都是他们两人,把车一停,自己就下去走。公社干部照着稿子念,万里把稿子一夺,不听他们形式主义的那一套,自己到农民家里去看。县长说别让万里同志到处乱跑,让我们带吧。万里说即便到地主家又有什么可怕的,看看他们的生活也好啊。

万里同志高度重视三农新闻宣传工作,对作为我国历史上第一张面向全国农村发行的《中国农民报》一直给予关心和厚爱。1985年,为了在新闻宣传领域不断满足农民增收致富的科技信息服务需要,助力农村改革,《中国农民报》更名为《农民日报》,邓小平同志亲自题写报名,万里同志专门撰写《多为农民提供知识和信息服务》的署名文章,对办好《农民日报》作出重要指示,殷切勉励报社编辑记者“替农民说话,帮农民致富”。

三个月调查研究的结果,就是起草了一个后来震惊全国的省委农村工作六条(草案),简称省委六条。六条强调,农村一切工作要以生产为中心,尊重生产队的自主权,允许农民搞正当的家庭副业,产品可以拿到集市上出售,等等。

据时任《农民日报》总编辑张广友记述,联产承包责任制实现以后,温饱问题解决了,但更重要更艰巨的任务是增收致富,农民迫切需要知识和信息服务。万里同志支持中国农民报改为日报,就是希望在这方面多作贡献。

很显然,安徽省委六条与刚刚下发的中央49号文件精神完全背道而驰!安徽省委六条,彻底否定了此前阶级斗争为纲的发展方向。

同时,万里同志站在促进三农发展的战略高度,放眼深化农村改革的现实与长远目标,明确要求《农民日报》:多为农民提供服务,特别是知识和信息服务;更好地做党的喉舌,做农民的挚友;为农村发展商品经济,实现农业现代化作出新的贡献。

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陈永贵看到后,非常生气地说:这六条,条条都是冲着大寨来的!

如今,可以告慰万里同志的是,创刊36年以来,《农民日报》一如既往地发挥政治优势,坚持党性原则,把正确的舆论导向作为新闻宣传的灵魂,坚持“替农民说话,帮农民致富”的办报宗旨不动摇,在深入推进农村改革发展中,努力做好政策指导和信息服务,充分发挥三农新闻宣传“挑大梁、主力军”作用,报纸的权威性和影响力不断提升。

很快,陈永贵就组织大寨联合报道组对安徽的省委六条开始了强力反击。

当前,我国农业农村发展正处于城乡关系深刻调整的千年未有之变局,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我们将永远铭记万里同志的教诲,始终以忠诚服务三农为办报理念,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促进实现农业现代化、城乡一体化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进程中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金寨与大寨的交锋

斯人已去,精神永存!当前,波澜壮阔的农村改革,正在破浪前行。让我们铭记先贤的教诲,保持改革的精神,在新时期的农村改革发展中一路攻坚克难,不断创造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新局面!

万里在安徽主导的农村改革,其中就包括安徽的金寨,而这个金寨与凤阳,走的恰恰就是反山西大寨的路子。

金寨与大寨,构成了中国农村变革史上一个对立的两极。

山西的大寨与黑龙江的大庆,是当时中国农业和工业树立的两个典型,而万里又在安徽搞出了一个凤阳与金寨,当时的人们都说:这无疑是与中央对着干。

1978年1月4日~26日,国务院召开第三次全国农业学大寨机械化会议,要求省委一把手参加。万里拒绝了。他让省委第三书记赵守一替他去。临走前,万里嘱咐说:你去了只听只看,不发言不吭气。大寨这一套,安徽的农民不拥护,我们不能学,也学不起。当然,我们也不能公开反对,回来后也不必传达。

万里的这一举动,显然引发了陈永贵等中央保守派的极大不满。正面交锋由此开始。

1978年3月,万里亲自在《红旗》杂志撰文,题目是《认真落实党的农村经济政策》,新华社随即向全国转发。并鼓动记者写文章为落实生产队自主权鼓与呼,而与此同时,陈永贵的动作远比万里要声势浩大得多。

春节过后,陈永贵组织驻昔阳、大寨的各新闻单位人员,针对当前新闻宣传上的消极和错误的舆论,写文章进行反击。

据回忆,当时,在大寨有一个极为特别的新闻组织,就是中央、省地级通讯社、报社、电台驻大寨昔阳的记者联合组织起来的驻大寨联合记者组,不管你是哪一级、哪一家新闻单位,都用这个名义采访、写稿子。

但记者们大致了解这件事情的背景,知道这是冲着安徽的万里去的,都感到有点为难。大家议了议,最后决定,只讲大寨、昔阳经验好,不去讲人家的不对,不交锋,不骂人。

但后来陆续发出的文章,依然可以嗅到浓烈的火药味。

1978年4月21日,《山西日报》将新华社记者冯东书的一篇内参修改后,以《昔阳调动农民社会主义积极性的经验好》的标题发表,文章不点名地把安徽省委和万里一块进行了一次大批判。

万里后来回应说:既然《人民日报》领导说我们可以写文章。他们不点名地批评我们,我们也可以不点名批评他们,各说各的,摆事实讲道理嘛。

在万里的强力推动下,包产到户于1978年底在安徽最穷的凤阳县小岗村正式实施。

由于反对声浪巨大,万里再一次受到批斗,但他泰然处之。他的态度是,只要群众能吃饱饭,挨批斗就挨批斗吧。最终邓小平的表态才力排众议,帮助万里完成了改革。

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向农村改革的伟大先锋致敬,伟大的历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