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寓言

当前位置:365bet平台注册 > 故事寓言 > 榕树之恋

榕树之恋

来源:http://www.jingchengtechan.com 作者:365bet平台注册 时间:2020-02-04 20:46

在这条蜿蜒的小堤路尽头,有一株枝繁叶茂的百年榕树生长在一块较空旷平坦的地上。粗壮的主躯干分成多股错盘扭曲纠缠在一起,上面枝节尽力向四周伸展着,枝干节上多处生长着繁密透着黑黄色的筋须垂落着,长短不一,有的筋须快长的接近地面了。丝丝筋须随风摆动,仿佛在诉说着一段悠长而沧桑的岁月。放眼丈量,榕树四面伸展的枝节径约十多米,枝叶茂密,阳光劲射时会被繁盛的枝叶切割成无数细碎的点点光斑,撒落在地面。二三人才能合围的主干上悬挂着一面油漆刷过的小铁牌,铁牌上就记载着这株榕树的历史年号。 四人难得相约出来游玩一次,见着这株榕树便不由自主地都停了下来,在榕树下既可以躲避阳光的暴晒休息纳凉,也可以观察欣赏这株榕树的风貌。 三宝总是特别容易兴奋,一见着老榕树就脱下外衣,将手机递给明华,三下二下就爬上了榕树枝干,背靠着枝干斜仰躺起,左手枕着头部,右手抓一枝节,左腿压着右腿,悠闲地吹起了口哨,并一个劲地叫嚷着让明华在下面用手机给他拍几张照。老周年纪大了,不会像年轻人似的疯玩,只围绕着榕树左看右看,饶有兴趣的研究着什么。如玉以手作垫背靠着榕树,右脚站立着,左脚倚树曲起,低头眯着眼似在小栖或想着什么心事,偶尔会侧脸拿眼斜视一下明华。明华忙着给三宝拍照,三宝不时在上面摆着自认为很酷很帅气的造型。拍照间明华不时和老周对上几句话,探讨着这株榕树的奇观之处。看得出如玉对这株榕树是没什么兴趣的,不时拿左脚用力拍几下树干。这期间,明华似感觉到了什么,拿眼朝如玉看去,见如玉正眼含嗔意注视着他。明华冲她憨笑道:“如玉,我给你也拍几张吧?”“我才不想拍呢,你哪有时间顾着我啊!忙你的吧。” 如玉似幽似怨地说。“呵呵,想照还不简单嘛,来来来,如玉!”明华讨好般口气地说。“切!不劳大驾。”如玉嘟着嘴。“看看,小心眼了吧。”明华调侃道。“谁小心眼了,不就照几张好玩的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说着如玉直了直身子。呵呵,如玉不经逗的,明华心里暗笑。“那你站好啊!”说着明华将三宝的手机放进了裤口袋,又拿出自己的手机对如玉悄悄地说:“呵呵,我照了自己留着慢慢欣赏。”“谁让你留着欣赏了,我看过后就给删除掉。”如玉说。“呵呵,我的手机我作主,再说也可以传给你的嘛!”明华紧盯着如玉的眼睛说。如玉似嗔还喜地看了看明华,没说什么。“注意啦!眼睛看斜上方,头往后仰,表情放松。不对,眼睛还看上一点,嗯!左脚抬起,高一点,好!保持,好了。”“你看,不错吧。”明华得意地说。 如玉拿过手机看了看:“嗯,不错,看着还比较自然,还拍几张吧!”如玉开心起来了。“喂喂喂,你俩做什么,是不是忘记我了,给我拍啊。”三宝在上面不满地喊。“你啊,就在上面睡睡觉,吹吹风,凉快凉快吧。”明华冲树上道。三宝没奈何了,只能冲着明华:“典型的重色轻友分子。”明华道:“什么呀!我都给你美了好多了,还不知足啊!”三宝道:“好吧,谁叫她是美女呢,美女要拍,咱不让也不行啊!”“欠扁吧你。”如玉对三宝挥了挥粉拳。三宝吐了一下舌头,缩了缩脖子,不吱声了。口哨声在上面又响起来了。“老周,您也照两张吧,好玩呢。”如玉对着老周说。“我一个老头子了照什么呀,你们年轻人玩吧。今天天气蛮热的,我到下面去乘会凉啊,你们走时记得叫我一声就行了。”老周说着慢慢朝路边坡下走去,没在了堤坡下的林间。 老周快六十了,和他们几个在一起打工,这次因为单位设备出了故障,需要检修时间较长,才得空被他们三人叫上一起出来散散步。明华看老周走了,侧头对如玉笑着说:“你看这榕树的筋须多细多密啊,像你的心思一般般呢。”“找打吧你,是不是哪骨头痒痒了。”如玉娇嗔着扬起了小粉拳作势欲打明华,明华呵呵笑着躲开了。如玉捻着几根垂下的筋须说:“就这样照两张吧。”“好嘞!”明华看好光线,对着如玉又顺畅地照了好几张。看着手机相册里如玉俏生生的模样,明华偷偷“吧吧”地亲了两口。如玉低头笑着斜了明华两眼,顿时粉面含春,桃红满面。明华望了望在上面正惬意无比的三宝,小声对如玉说:“如玉,我会永远喜欢你的,就像这棵榕树一样,经得起岁月的考验,让我们的爱情长青,榕树作证吧!”“嗯”!如玉小声嘤哦一声,甜蜜地笑了。明华又抬头看了看三宝,接着飞快的在如玉的脸上“吧”了一口。“看见了。”如玉绯红着脸躲开了。明华幸福而开心的笑了。 “下来吧三宝,走啰。”明华对着榕树上的三宝叫喊了一句。“好嘞,就下。”三宝如猴般哧溜几下就下来了。他们叫上在坡下林中乘凉的老周,一行四人转入下了319国道…… 作者:最快乐的人

    闲逛校园

  小鱼池建成了。
  老李在鱼池里面养了红的,黄的,黑的等各色锦鲤。红的似火,黑的似墨,黄的似锦,白的似玉。尤其是那条丹顶锦鲤,通体白中透红,额头上的丹顶,红红的像个小太阳。鱼的体型,大小适中,尾部短小,呈扇面形。非常漂亮,这是老李的最爱。
  小鱼池大风景,里面除了游动的锦鲤外,还有摇摆不定的水草。它不但是老李家门前的一道风景,还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聊天内容。
  每天清晨,都会有一些邻居聚集在小鱼池边上。交口称赞老李,锦鲤养的太好了。每当这时,老李就会显得十二分的乐呵。
  也有人会问说自家鱼缸里的金鱼为什么养不活等等。
  每到这时,老李便会根据自己养鱼的经验,毫不保留地说与大家分享。
  老李说,首先要选择鱼种,尽量不要选不好养的金鱼。比如:狮子头,虎头,珍珠,泡眼等鱼就不太好养。还有一种最近上市的熊猫鱼也很不好养。
  一个邻居好奇地问:什么鱼好养。
  老李说,要根据自己的经验,锦鲤,墨碟尾,丹尾鱼好养。老李接着说:不管是什么品种的鱼,饲养的主要条件,就是水质要达标。每周换一次水,不要换的太勤。还有,新买来的鱼不要马上投放鱼池。要买鱼体健康的鱼,没有任何外伤等等。
  每天到了这时,老李就有一种优越感,找回了当年卖鱼的感觉。也体会到了一个小鱼池竟有如此功效,不仅丰富了邻里间的话题,还结交了原本不是很熟悉的左邻右舍,这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妙趣在里边。
  想当年,老李卖观赏鱼的时候,就结交了许多渔友。他们有武警官员,也有一夜暴富的万元户。还有一些人,他们纯粹是观赏鱼的爱好者。每次有人来买鱼,老李就会不厌其烦地说给他们听,真是童叟无欺。
  老李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个小鱼池。对鱼池也照顾有加,尤其是冬天,为了鱼儿能安全过冬,不但为它们配备了加热设备,还配置了灭菌设备。
  自从有了这个小鱼池,老李一改往日闭门不待客的习惯。每天早早起床,融入到晨练的人群中区,与他们交谈最多的还是鱼,老李就是一个养鱼通。为此,她结交了很多朋友。
  前些日子,老李出门了一段时间,让她最关心的还是那些游动的小精灵。
  其实,老李知道,不在家的日子,老周会细心照料小鱼的。但老李还是每天晚上电话老周,询问鱼儿情况。老周的回答总是让老李放心。
  一天,电话里传来老周高兴的声音:老李,这下有好看的了。
  老李一愣:嘿,有什么好看的呢?
  老周那头依然高兴地说:咱家的鱼池成了猫星人的会馆了。啊!新鲜。这个老周还用上了现代词。把小猫咪唤作猫星人了。老李心里想:这个死老头还挺时髦。
  老周接着说:你不是想写点东西吗?这下可有题材了。你回来后写一篇短文,题目都想好了:叫猫星人戏鱼。
  老李答应老周,把这个小发现,写一篇有生活情趣的“猫星人戏鱼”的短文。
  从外地回来后,老李就着手写这篇短文。
  首先,根据老周的描述,老李先去仔细观察鱼池的变化。结果,老李蹲守了整整一天,也没见到老周说的惊喜。
  功夫不负有心人,晚些时候,老李正在整理书稿。因为心有所想,凭直觉,似有几只猫咪悄悄地来了。
  老李一扫往日的疲惫,轻轻走到窗前向鱼池张望。
  好家伙!只见好几只猫星人分别站在鱼池周边,有的来回走动,寻找着合适的位置。有一只猫咪已经把两只前爪搭在边沿上,翘着一只后退,努力向鱼池内张望,还不时地伸出猫爪,试图能伸到鱼池里面去,抓到里面游动的小鱼。
  实际上,做鱼池的时候,为了预防猫咪的入侵,提前用铁丝网做了防护,小猫咪是逮不到小鱼的。
  这种有趣的现象持续了好几天,老李也观擦了好几天,真是有趣。
  其实,谁都知道,猫咪是吃鱼的。在这里,猫咪的食欲得不到满足。时间一长,它们就逐渐散去了。
  只有一只白色的黑尾,胖胖的小猫咪排遣了老李的失落。
  这只小猫咪很聪明,每天来到以后,就跳到铁网上面,左右巡视一下,选择一个它认为理想的网眼,伸出小爪子,拍在网眼上,似乎在与游动的鱼儿打招呼。一条红色的锦鲤游过来,把头探出水面。
  看到这里,老李来了灵感,她似乎听到了猫咪和鱼儿的对话。
  猫咪看见锦鲤,打着招呼:喂,朋友,上来吧。
  锦鲤抬头,回答道:朋友,你们那里不适合我们鱼类的生活。
  猫咪没有明白,它瞪着一双眼睛,迷惑地看着水中的锦鲤。
  锦鲤:不明白吧,我们鱼儿是离不开水的。
  猫咪:是这样啊。
  锦鲤:朋友,你还是到我们水的王国里来吧。
  猫咪:我生活在陆地。看来,我们只能做异域朋友了。
  锦鲤摇着尾巴:还有,你们猫咪是我们鱼类最大的天敌。
  说完,锦鲤游动着远去了。
  猫咪似乎听懂了锦鲤说的话,无言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段无言的对话结束了。看着憨态可掬的小猫咪,失落地坐在铁网上面生气,老李便把老周钓来的小鱼喂给它吃,以为这样可以平复一下小猫咪的失落。
  以后的日子,小猫咪依然坐在老地方,以同样的姿势招呼着鱼儿。
  此情此景,老李感叹:家庭饲养的宠物猫都能和小老鼠成为好朋友。难道鱼儿就不成。
  老李由衷地希望,在一个领域里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宠物,能够和平相处。

    第二章

图片 1

图片来源网络

1

第二天一大早,芷苓就醒了。

这时太阳已经升起来,芷苓的床靠近宿舍门口,旁边就是一扇窗。宿舍里还没有窗帘,阳光已经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房间里亮堂堂的。

芷苓起床,去宿舍里面的洗漱间,刷牙洗脸,从卫生间换了身衣服出来时,住在宿舍最里面一张床的同学也起来了。

“起那么早?”那同学问。

“是啊,习惯了,我准备去吃早餐,你要不要一起去啊”,芷苓对同学说。

“好啊,不过得等我一下,我还没洗漱呢”那同学说。

“好啊,我也还要绑一下头发”。

等芷苓绑完头发,那同学已经洗漱好了。“我好了,走吧”,那同学说。

“你好快速啊”,想到昨天杨羽灵和刘怡萱的拖拉,这位同学实在是太干练快速了,芷苓不禁惊叹起来。

芷苓昨天晚上没有问这位同学的名字,路上才尴尬的问“那个,我昨天太累了,没有问你的名字,嘿嘿”。

“我叫覃沁,  山东人”。

“山东?那是北方了,这里是最南方,你这是跨越一整个中国了!”

“我一直生活在北方,但是我外婆家也是在南方的,只是很少来,就想到南方来生活一下,感受一下南方是什么样的气候和生活节凑”。

芷苓原本觉得自己已经够独立的了,没想到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生更独立更大胆、有魄力,顿时对她有了一点好奇和倾佩。

两人到了学校食堂,覃沁要了两个馒头一份豆浆,芷苓要了一个包子和一份白粥咸菜。吃完后,芷苓提议:“要不咋们逛一下学校吧,昨天忙着整理东西,还没有逛过学校呢,我们去看看学校具体长什么样”。

“好啊,我也正想逛逛呢”,覃沁说。

早上8点左右的阳光正好,气温也不太高,两人在学校里面瞎逛着,学校给人最多的印象就是树特别多。

在食堂的斜对面就有一棵很大的榕树,树根粗壮,枝叶繁茂,远处看以为是好几棵榕树,走进才发现,是一棵大榕树,粗壮的大枝干旁垂下很多榕树须,一些须垂到地里,逐渐相互缠绕壮大,成长为新的枝干,还有一些树根裸露在地上,形成一个庞大壮观的景象。

芷苓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榕树,忍不住拿出手机拍照,拍了整棵树的全貌,又把树枝缠绕的部分特写拍下来,还让覃沁帮忙把她和榕树来了个合影。

芷苓和覃沁经过大榕树,就看到了学校的主教学楼,有六层,每一层不知道有多少间教室,外形是一个大弧形状的建筑。而教学楼对面的大楼写着“图书馆”三个大字。图书馆的外墙是纯白色的,屋顶是三角形的,正中间是几个三角形组成的大三角形的形状,有些类似于欧洲风格。

由于没有正式开学,图书馆的大门紧闭,她们进不去,芷苓觉得这个图书馆有些浪漫的气氛,她很喜欢,看来以后没事就常来这里逛逛,就算不看书,就纯粹来感受一下氛围也好。

“昨天我来的时候看到有坐后山,要不我们去看看能不能爬”,覃沁说。

“好啊,正好天气不算太热,咋们还可以锻炼一下身体”,说着两人绕过图书馆,走到后面的小山下。

这不算是一座山,顶多算是一座小山丘,或者说是一座精雕细凿的大盆景。这里明显经过人工改造,从山脚下就砌有水泥做的阶梯。

两人沿着阶梯往上走,阶梯沿着山的外延修建,经过几个转弯通向山顶。山上古树葱笼,山两旁有青褐色的巨石、花木环绕,格外别致。芷苓以前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山石,好奇地用手摸了摸,虽然上面有一些细细的泥灰,但还是能感受到山石很光滑。

十分钟左右,芷苓她们就到达了山顶,那里有一座凉亭,可以纳凉。这里视野很好,可以俯瞰整个校园,学校的各条校道、教学楼、图书馆、艺术楼、体育馆等都可以清晰看到。

芷苓开心极了,正想对着山下大喊几声,但想到这是在学校里就克制住了,但还是忍不住开心的笑着说,“这里视野实在是太好了,风也很凉快,太爽了”,芷苓还是忍不住大声感叹到。

“有一种出门旅行的感觉”覃沁说,她脸上的表情说明她也很开心。

“我以前没有爬过山,就小的时候跟几个大孩子上山摘过野果,除此之外,这算是第一次爬山”。

“这只是小丘陵而已,都不算山好吗”看芷苓开心地像个孩子,覃沁忍不住想要调侃她。

“好吧,也是,不过这里风景真的好好啊,特别是刚刚爬山后来的时候,身体发热刚想要出汗,就吹来一阵凉风的那刻,简直爽直了”。

芷苓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拍照功能,“来来来,帮我拍几张”,说着把手机递给覃沁。

芷苓比着她唯一会的动作“剪刀手”换着不同的角度拍照,同时露出她的两颗小虎牙和两个小梨涡。

“好了,你要不要换个动作,这个动作我已经拍了好几张了”,覃沁对芷苓一直比剪刀手也是无语了。

芷苓随后把双手打开,面向校园,背对镜头,这算是另一个动作了吧。

休息了一会,她们从小山的另一边下去,下到底部的时候,看到一个山洞,写着“仙岩洞”。

芷苓很好奇,走了进去,洞内曲径通幽,洞壁上有手掌印,洞内还有一些刻在洞壁上的记事、题诗、题字、书法摩崖石刻,看起来是历史古迹,芷苓开始对这所新学校充满了好奇。


2

两人回到宿舍后,芷苓把今天拍的照片上传到QQ空间,并写到“与校园的初次接触,还不错”。

不一会儿,刘新晨就点赞并评论道“很漂亮”。

冯棠棠在刘新晨下面评论“是人漂亮还是风景漂亮,坏笑”。

刘新晨回复了一个“汗颜”的表情。

芷苓赶紧回复“冯棠棠,你够了”。

刘新晨和冯棠棠是芷苓的初中同学,那时的他们没有什么性别概念,芷苓和棠棠两个女孩子和新晨一个男孩子就像死党一样,从初中开始就玩得很好。但现在棠棠老是爱开一些这样的玩笑,芷苓也很是无奈。

“学校很漂亮,我过几天也去学校了,我下个星期才开学”新晨给芷苓发来QQ聊天消息。

“真好,还可以再玩一个星期,(可爱的表情)”芷苓回复。

“玩了一个暑假了,我也想去学校了”。

“你学校是在北京吧,上次听你说起过,北京首都,我还没去过呢,(期待的表情)”。

“我也没有,去了给你发些照片看看”。

“好啊好啊,不过以后你在北京,我在南疆,一个中国的北方,一个南方,跨着一整个中国的距离啊”。

“是啊,你为什么不报北京的学校啊,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个地方了”。

“呜呜呜,我成绩差,去不了,呜呜呜”

“摸摸头,没事,以后你可以来北京找我,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一说到好吃的,芷苓瞬间兴奋起来“真的吗,一言为定,不许反悔哦”。

“好好好,一言为定,等你来”,新晨回复道。

和新晨聊完天,芷苓心情都好了许多。不过说到去北京,芷苓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新闻101》第三章《第一次班会》

《新闻101》 第一章 《出发去上学》

《新闻101 序 》

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榕树之恋

关键词:

上一篇:铭记每一份感动,就不再见

下一篇:没有了